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风采 2016年度自强之星——张华清: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蜡烛 发布时间:2016-12-29                               
 
我是北京师范大学外文学院英语系大四学生张华清。我来自四川省盐亭县剑河乡玉霞村的一个农村低保家庭。我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在我两岁时便离开我家。爷爷和奶奶均已76岁高龄,爷爷有一只脚残疾行动不便,奶奶体弱多病。我的二爸未婚,患精神疾病,十多年来在家中行为暴力,打砸家具或与家人打架是家常便饭。父亲没有上过学,靠在家务农的微薄收成勉强维持家人生计。也许是因为生活的不如意,父亲近年来酗酒成疾,身体状况日益恶化,家庭生活的重担全凭爷爷奶奶支撑。08年地震后,家里土房倒塌,重建的花销使家庭经济雪上加霜。
家境的贫寒自然使得求学之路显得更为艰难。交不起学费,每次被老师催缴时我都很害怕,害怕会失去上学的机会。因为这种恐惧,我无比珍惜自己在校园的每一点时光,也正是这种恐惧促使我成了别人眼中的第一名。小学毕业后,因为成绩优异的缘故,我被县里最好的初中免学费免生活费录取,后又被市里最好的一所高中免学费录取。不用再为学费发愁的我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因为觉得我从社会中得到了很多,以后应该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人,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偿还。尽管在其他村民们看来,我的坚持无疑是个笑话。他们大都觉得读书无用,就算孩子有能力继续学习也更愿意把他们送去职业学校。而更荒谬的是,从初中开始,就有人来我家说媒。“人家在街上开了家五金店,这女孩儿嫁过去绝对不愁吃穿”便是我应该托付一生的全部理由。所幸,我的奶奶是一位开明睿智的女性。她坚持卖粮借钱也要让我受教育,让我成为依靠自己本事吃饭的人。
从小生活在暴力、贫穷、无知和别人的同情中,我更坚信女孩子出生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嫁人然后潦草过完一生。她应该有权利走她自己想走的路,并可以有能力过她自己想过的生活。所以我从大山深处,一步步往前,7岁时走到村口,10岁时走到乡镇,13岁时走到县城,15岁时走到市里,18岁时走到北京。2013年夏天,我成为全村唯一超出重本线80多分并到北京读大学的人;2016928日,我获得了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专业研究生的保送资格。
如今一切尘埃落定,回头看过去那么多年自己努力的样子,内心充满感激。从普通话都说不顺到讲一口令人艳羡的流利英语;从一个打杂跑腿的小干事到北师大英语俱乐部的副社长;从一无所知,事事都要向人请教的小白到别人眼中的大腿,每一天过去,就有一点进步,一点收获。三学年以来,我的专业成绩维持在平均分91分左右,并获得2013-20142014-20152015-2016年度国家励志奖学金,2014-20152015-2016京师一等奖学金。科研方面,我担任《网络影视广告中的性别形象塑造及大学生所持态度研究》项目主创,成功结项并获得校级优秀。优秀团员、优秀学生会干事、配音大赛第三名、院乒乓球赛第二名,每一项我所热爱的事业,我都绝不敷衍,拼尽全力。
2014年受助盛世女儿项目资助时,我萌发通过志愿活动这种非物质形式回馈社会的念头。在北师大教育基金会何老师的支持下,大一的我和ESS(美国科技教育协会)合作,担任队长,带领一支11人队伍赴河北阜平县农行大道小学开展科技夏令营。今年7月,我参加未来教育家协会的项目,赴河北隆尧第一中学支教。此外,我还参加了ADRF China(亚非儿童救助协会),iGeo(国际地理奥林匹克竞赛),全球创新者大会,北京义联劳动法普等志愿项目。尽管自身经济并不宽裕,每次看到各种众筹或募捐,还是忍不住会捐出几十一百,算是一种感恩和回馈吧。
自入学以来,我得到过的资助分别有盐亭县金秋助学项目3000元,盛氏女儿助学金6000元,2013-2014年度国家助学金”4000元,2014-2015年度国家助学金”1000元,2015-2016年度国家助学金”1500元,专项补助185元,本县一位爱心人士资助的生活费4000/年。我的奶奶常教导我人穷志不短,因此我从不认为家庭困难就该坐等救济。我参加过学校的勤工助学,兼职过家教和翻译,加上每年的奖助学金,承担起了几乎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你有什么值得自豪的事吗?”“大概只有十几年来几乎没怎么花过家里钱这一件吧”。然而我更清楚的是,我能做到这些,不仅在于我的幸运和努力,还在于他人的慷慨和善良。
我很庆幸,我终于脱离了我不喜欢的生活。那种因为鸡毛小利而互相谩骂的生活,怀孕堕胎结婚离婚的生活,一部iPhone便可以满足所有虚荣的生活,政治经济文艺教育仿佛天外之物的生活,只能关心生存而无力关心生活的生活,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一无所知的生活。十年前,我第一次在冬日的凌晨五点,打着手电,走在漆黑的山路上。风吹过林间,树叶沙鸣,飞鸟乍起。我无比害怕,三两步一回头,怕有鬼跟在后面。八年前,我从乡镇初中走回家,沿途有倒塌的房屋,哭喊的大人。在那五个小时的路上,我同样害怕,害怕家中只剩我一人。三年前,我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来到北京。这城市大得吓人,这儿的人优秀得让人自卑。但是我已不是从前的我。我知道这世上没有鬼,我知道家人尚安在,我已学会享受孤独,我早就不怕独自前行。有自强富丽的人格,对生活的赤诚热爱,对事业的认真执着,对进步的无限追求,21岁的我,才真正成为一撇一捺的人。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亮蜡烛。我知道那些走在康庄大道上的孩子比我走得更快更轻松。但既然已踏上荆棘丛生的狭径,就无需浪费时间埋怨哭泣。眼望着远方,脚踩在路上,步步扎实,步步向前。我也看到了和他们所见的一样美丽的风景,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