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风采 2015年度自强之星——周雯:坚强独立,心怀热忱 发布时间:2015-12-16                                                        
 
家庭——天台上的梦
我出生于湖北浠水黄土坳村,全家只有我一个读完了初中。我母亲曾是个裁缝,因为过于操劳患上了肺结核,病愈后,她又成了一位每天3点半就要起床、晚上11点才能回家的清洁工,但我上初中时,母亲的趾关节四度外翻、膝关节变形,体力劳动对她来说已经难以完成,终于失业;所幸我父亲靠着修理家电的手艺,还是勉勉强强撑起了这个家。我们没有积蓄,只能住在一家洗车房的楼顶上——洗车房的老板用铁板搭的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棚屋,全家就蜗居在这个狭窄而温暖的小窝里。我每天的起床钟,依此是头顶清晰的鸟鸣、屋后早市开始营业的喧嚣和马路上逐渐喧嚷的车声。在这样局促的生活环境中,我每天只能坐在小马扎上、把书本放在床上完成每天的作业。但是,我们居住的房顶却有着独特的宽阔视野,我每天都期望,自己能够像小时候一样,一抬头就能看到天空,看到世界、看到未来、看到我应该为之努力的方向。
励志——坚强独立,心怀热忱
11岁时,母亲彻底失业,父亲的手艺逐渐落后于时代,每天都在为下一顿奔波,我被寄养在姨妈家里,于是我就在姨妈家的沙发上度过了三年,直到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全省最好的高中——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彻底开始了独立的寄宿生活。小小年纪便离开父母,对我来说既是挑战也是财富,这段经历反而激励我成为一个自信、坚韧、随和的人,我为自己的独立感到骄傲,也非常感激我的父母和收留我的姨妈一家。
事实上,我始终怀有对世界、对人生的浓厚兴趣和探索欲。凭借自己平日打工所得的“积蓄”,我曾和两位同伴前往五台山,在火车上站了6个小时之后,从凌晨两点起,我们连续攀登了四座海拔2000米左右的山峰,站在五台山最高的北台上,身边是枯黄的针叶植物和万年冰,低头却能看到连绵的浓绿山脉,这一切显现出壮美的生命力。哆嗦着被山风刮破的嘴唇,我心想,此刻我正站在华北最高的山峰之上,我应当明白,贫穷不过是人生中的些微坎坷,一步就能跨过;登上一座大山虽然不容易,却也是能够实现的。我真正应当做的,是将自己的思考付诸行动,让涓滴意念汇成江海,我的生命和梦想都是宏大的,应当努力展现我的生命里、我的价值。自那以后,我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希望通过自己所学,好好了解我所关心的人性、人类行为和社会,并为之尽可能地做出贡献。
致知——追梦的路途
到我上大学时,有感于自己的发展轨迹,我选择了心理学专业,并且格外关注人生际遇对性格产生的影响。尽管我的童年并不富裕,也遭遇过和亲人的分别,我却仍然认为自己发展得相当健康、顺利,我希望通过专业学习和深入研究,将自己成功的经验分享,帮助更多曾经在逆境中生活过的朋友们一起成长。
大学期间,专注于专业学习的同时,我也关心能够贡献出我独特价值、或者锻炼核心能力的机会。我担任过班长和学院辩论队队长职务,躬身为团队服务;我参与过文化交流、学术会议、孤儿院义工服务等各种有意义的志愿项目;我不仅关心社会,更关心人类的朋友们——我是Friends of Bonobos Asia的成员,曾为保护倭猩猩参与过研究项目、管理过官方微博、与滥用野生动物的电视节目做过抗辩,在社会工作和社会服务中,我在思想上和能力上都收获了成长和感悟;业余时间,我有选择地兼职学术论文翻译解析和科普教师工作,逐渐实现了经济独立;在学业上,深刻体会到专业知识的魅力的同时,我也收获了京师一等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诚信行·感恩心·中国梦”主题征文比赛一等奖等等来自学校的认可;凭着丰富的经历和丰硕的成果,我还申请到了一项交换学习及该项目的全额奖学金。
交换学习期间,全英文的学习环境没有把我吓倒,期末时,我不仅取得了全A的成绩,更独立完成一项科研项目,并和来自杜克大学、哈佛大学、印度理工学院、北京大学等校的老师和同学合作了一项着眼于中国医患关系的研究,这项研究已经进入收尾阶段,我们即将投出论文;大三下学期,返回北师大的我更加自信、努力、奋发,所选的八门专业课、三门公共课全部取得90分及以上的成绩,最终以93.2分的专业成绩取得学年专业排名第三名,再度评上京师一等奖学金和国家励志奖学金。
在大学期间,我获得了许多来自学校、社会和国家的鼓励和资助,这也让我感到非常的温暖。现在,我即将完成大学学业,很快就要投入到新的人生阶段了。对于未来,我已深思熟虑,努力积累许久,只待喷薄新的能量。目前,我正在申请几所国外大学的全额奖学金项目,希望能够在自己喜爱的心理学领域继续深造,深入研究这份与人生、与人性、与社会紧密相关的学科,追逐贯穿我人生的梦想。